Posted on 0 comments

西班牙快干了

这一事件发生于2019年年初,西班牙马拉加(Málaga)附近的一个村庄旁。

◆ 西班牙男孩坠入未被标记的、超过100米深的井中,救援队从垂直和水平两个方向进行挖掘试图救援,但最终还是没能挽救孩子的生命。

不过,也有一些人提出了疑问:「这口井是怎么来的?西班牙境内为何会出现如此之深,又无人管理的井眼?」

因为它关系到当下西班牙面临的一个重大困难:水资源短缺。◆ 由于西班牙缺水,用水成本较高,部分需要大量用水的农民会选择非法钻井的方式,取用地下水。而如果一口井挖到一定深度还没有见水的话,就会被弃用,成为没有任何防护的废井。

2015年,世界资源研究所的一项报告提出,到2040年,西班牙很可能成为世界上最缺水的国家之一。

同一时间,世界银行的发展指标显示,西班牙的地表水资源量约1095亿立方米,地下水资源量为299亿立方米,人均水资源量约2400立方米,只有世界人均水平的33%,排全球第93位。

据统计,西班牙2018年的日人均用水量仅有132升,不仅低于同为南欧国家意大利的200升,更是远远低于全世界日人均用水量最多的新西兰的6027升。◆ 2040年水资源压力最大的33个国家,大多为非洲和中东国家。欧洲国家只有西班牙与希腊,其中西班牙的情况更为严重。

位居地中海与大西洋两大水域之间、三面临海、拥有阳光海岸和诸多岛屿的西班牙怎么会缺水呢?自然与人为的干旱

西班牙位于伊比利亚半岛,与东北方邻居法国之间隔着比利牛斯山脉,南部与北非国家摩洛哥之间隔着直布罗陀海峡。

不过,很久之前,西班牙的领土与今天的非洲还连在一起,这使得西班牙在地理特征与气候方面和其他欧洲国家有所不同,更加接近非洲北部。◆ 西班牙境内的气候类型。

从地图上看,西班牙本土有四种气候类型:海洋性气候、地中海气候、亚热带气候、山地气候。

以加利西亚山脉(Galicia)和加泰罗尼亚地区为分界线,西北部和北部地区受大西洋暖湿气流和地形影响,由海洋性气候和山地气候主导,属于湿润区。

湿润区气候相对温和,最高温与最低温差在10-15摄氏度之间。年均降水量分布也比较均匀,大多不低于900毫米,位于最西北的加利西亚自治区、北部的比利牛斯山脉和中部的中央山脉西坡年降水量甚至高达1500毫米以上,并不缺水。问题主要出在南部和东南部广泛的干旱区上。

这些地区受到副热带高压控制,加之西北部、北部和中部山脉对大西洋水汽的阻隔,气候类型主要为地中海气候,比起西班牙北部要干燥很多。

比如在广阔的梅塞塔高原(Meseta Central)和埃布罗河(Ebro)流域,海洋气团难以进入,冬季寒冷,夏季炎热,降水量很低,年均降水量很少超过500毫米。

而更临近东南沿海的地区,常常有撒哈拉沙漠吹来的非洲热带气团入侵,以致温度在最炎热时可达40至45摄氏度,年降水量却只有350到500毫米,一些极端情况,如南部城市阿利坎特(Alicante)年均降水量只有285毫米。◆ 塞万提斯在《堂吉诃德》中描述的拉曼恰地区,就属于西班牙最干旱的地区之一。

更要命的是,自工业革命以来,西班牙与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样,经历了气候变暖的过程。

地中海地区的气温在一百多年里,平均升高了大约1.5摄氏度,远高于全球平均气温的增长。◆ 在地中海地区,现在的年平均气温比1880-1899年期间高约1.5°C,远高于全球平均变暖趋势。

地中海气候与环境变化专家网络机构(MedECC)2019年的一份报告指出:

「如果不采取紧急措施,到2040年,该地区的温度将继续上升2.2摄氏度;到2100年,某些地区的温度可能上升3.8摄氏度。」

而温度升高又会进一步导致水资源蒸发量增加,同时赤道地区的空气上升更剧烈,副热带地区的下沉气流随之增强,使得西班牙南部的降水量减少。

2020年,欧盟区域政策发展中心发布的气候变化白皮书预计,到2071-2100年,欧洲南部与中部的年平均降水量会减少30-45%,部分地区在夏季的降水量可能减少70%。◆ 与1961-1990年相比,2071-2100年欧洲各地平均年降雨量的变化预测。

其东南部地区虽然缺水,但纬度、土质及整体气候条件却决定了,这里是柑橘、橄榄、棉花等农作物生长的天堂。

于是,随着二战后西班牙逐渐成为欧洲最大的农业产区之一,农业也成为了西班牙经济的重要支柱。

众所周知,灌溉农作物的过程必须大量用水,灌溉面积越大,需要的农业用水量也就越庞大,特别是在以地面灌溉为主的情况下。

到2010年,西班牙农业灌溉面积达到340.8万公顷,灌溉面积约占全部可耕地面积的13.6%,全部国土面积的7%。

不过,这些因自然与人为原因导致的西班牙干旱问题也并非近期才有的。千年的干旱

早在10世纪,阿卜杜拉赫曼三世(Abderramán III)统治期间,就有文献记载过伊比利亚半岛所遭受的严重干旱问题。◆ 阿卜杜拉赫曼三世(891-961),科尔多瓦哈里发王国(Caliphate of Córdoba)第一任哈里发和最伟大的统治者,在位期间对科尔多瓦大清真寺在内的城市进行了多方改造。图为清真寺内部。

阿拉伯史学家伊本·海扬(Ibn Hayyan)在《穆克塔巴斯五世》(Muqtabas V.)中描述道:

「941年下半年,科尔多瓦及其农舍的蓄水池干涸,周围的田地颗粒无收,导致穆斯林牧师卡迪(cadí)不得不连续两个月祈祷下雨。」

祈祷仪式是一种类似于宗教游行的游街,许多祈祷行为都被记录在当时主教区的档案中,一份来自卡斯蒂利亚地区奥斯马教区(Burgo de Osma)教区的档案,记载了当时人们向圣母玛利亚祈祷的场景:

「……圣母啊,请怜悯穷人,—给我们浇灌一股水,—保护农民。……」

而在托尔托萨(Tortosa)、巴塞罗那等其他教区的档案中也记录了1567-1568年,这两个地区发生的严重干旱。

一些地方编年史还记载,由于河流水位突然下降,水力磨坊(aceña)出现了严重的运转问题。两年间,油和小麦的价格也由此出现了明显上涨。◆ 单位重量的油和小麦所需的马拉维迪(Maravedí)金币数量,其中油的重量单位为阿罗瓦(arroba),小麦的重量单位为法内加(fanega)。

16世纪末、17世纪初,根据更多的地方编年史、祈祷档案与农民交易记录,可以推断出虽然西班牙的干旱有所缓解,但农作物产量依旧受到旱情影响。

到19世纪时,可量化数据的降雨观测站出现,西班牙的干旱到底有多严重开始为人们所知。◆ 1865年-1874年西班牙塞维利亚地区的年降水量。

其中持续时间最长、最严重的一场干旱发生于1991-1995年。◆ 1991-1995年,干旱影响范围十分广泛。

干旱重创了整个西班牙中部和南部地区,塔霍河(Tajo)、瓜迪亚纳河(Guadiana)、瓜达尔基维尔河(Guadalquivir)的储水量急剧下降。

当1995年9月,干旱结束时,瓜达尔基维尔流域的水资源储量已下降到总容量的10%以下。

由此导致的直接后果,是15%的西班牙人面临水资源短缺,也令农业灌溉面积不断缩小。

1992-1993年间,农业作物的灌溉总面积与1986-1991年的平均水平相比,减少了约18%。

到了1995年,农作物产量与1986-1991年的平均水平相比,下降了30%;西班牙主要产业之一的葡萄种植业也受到影响,1994-1995年的平均葡萄产量与1992、1993年相比,分别减少了40%和25%。◆ 2019年,绿色和平组织的环境专家曾发出警告:「伊比利亚半岛有75%的土地处于荒漠化的危险中。」

于是,针对日趋严峻的水资源问题,西班牙政府自世纪之交时,便提出了一系列方案,以期能化解危机。调水计划

2001年,为了解决水资源短缺与分布不均等问题,西班牙政府修订了原有的《西班牙水法》(1985),通过《西班牙法令10/2001》批准了首部国家水文计划(Plan Hidrológico Nacional,简称NHP)。

NHP提出进行跨区域调水,制定了一系列调水方案,最主要的是埃布罗河流域与东南地中海流域之间的调水方案。

埃布罗河是西班牙境内最长(930公里)、流域最大(86100平方公里)的河流,它自坎塔布连山脉流出,穿过加泰罗尼亚的里奥哈葡萄酒产区,最终汇入地中海。

根据计划,这项工程将从埃布罗河向巴塞罗那、卡斯特利翁、瓦伦西亚、阿利坎特、穆尔西亚和阿尔梅里亚地区输送约1050hm⊃3;(立方百米)的水量,项目总成本预估为235亿欧元,其中欧共体会通过区域发展基金支付其中的30%。◆ 2001年国家水文计划制定的调水计划示意图。

20世纪60年代至2007年,埃布罗河的最高年流量为26134hm⊃3;(1959-1960年),最低年流量仅有3811hm⊃3;(1948-1949年),这种巨大的变化与差异很可能让调水项目充满了不确定性。

而最主要的两个取水区,埃布罗河流经的阿拉贡和加泰罗尼亚地区,更是旗帜鲜明地表达了对该计划的强烈反对。

阿拉贡地区从一开始就提出了反对,他们认为国家水文计划无法预估可能带来的经济、环境和社会等诸多影响,如果各地区的水管理计划可以解决水供应问题,就没必要进行区域调水。

加泰罗尼亚起初赞成计划,但在2003年后也迅速加入了反对行列。◆ 反对埃布罗河调水项目的示威游行。

本就各方争执不下的局面,在环保主义者、非政府组织和其他相关利益者加入后,更是乱成一锅粥。

最终,在当时调水项目的主要利益相关执政党人民党的推动下,凭借议会中的席位优势,还是通过了此项法案。

但事实证明,阿拉贡地区的担心是对的,埃布罗河调水项目实施后,对沿岸,尤其是下游地区生态造成了很大影响。

这里是西班牙重要的国家公园和生态保护区,有大约300种鸟类(占欧洲全部鸟类的60%),18万只水鸟在这里筑巢、觅食、栖息。◆ 冲积形成的埃布罗三角洲是野生动物保护区和主要农业区。

然而,埃布罗河流量的减少,致使埃布罗三角洲的土壤发生严重的盐碱化,已威胁到6万只水鸟的生存。

另外,由于流量急剧下降导致的沉积物减少,2011年埃布罗三角洲的面积仅有31971公顷,相比1993年的77736公顷,已降低了59%,且面积仍在不断减少。

当地社会活动家布赖恩·卡茨(Brian Cutts)曾这样描述埃布罗调水计划对三角洲造成的经济和社会影响:

「多年来,年轻人不得不搬到大城市工作。大多数城镇正在经历人口老龄化。未来生计的唯一机会由该地区的自然资源决定——主要是河流和三角洲。因此,调水将是棺材上的最后一颗钉子。」

工人社会党废止了NHP中,包括埃布罗河项目在内的绝大多数调水项目,仅有一些小型调水项目被保留下来。

现在,西班牙仍在运行的调水项目有16个,其中一些是2001年前就有的,有一些是2001年后新建的,但无一例外没有埃布罗河工程那样的规模。

目前最大的是塔霍河到塞古拉流域调水项目,但这一项目的年输送量仅有600hm⊃3;,不足埃布罗河工程输送量的五分之三。◆ 目前仍在运行的16个调水项目。

调水计划被终止,但水资源问题并不会由此消失,工人社会党因而提出了新的解决方案:水管理和使用行动方案(AGUA)。海水淡化与污水处理

AGUA的重点有二,其一是通过新建海水淡化厂来应对西班牙东南部的水资源危机。

因此,方案实施后,西班牙国内的海水淡化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建立起来,淡化水生产能力大幅提升,截至2008年,淡化水日产量达到1.9hm⊃3;。

到了近两年,西班牙海水淡化工厂的数量已超过700家,每年生产的淡化水占全球淡化水总量的5%,仅排在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美国之后,位列全球第四。

每立方米淡化水的最终价格,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来源(咸水或海水)、能源、运输、劳动力成本等的综合因素,这使得西班牙的淡化水价格在每吨0.6至1欧元之间波动。

不少农民宁愿非法钻井,抽取本就匮乏的地下水储备进行灌溉,也不愿意使用价格高昂的淡化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orldsanhe.com/,西班牙队

例如托雷维耶哈工厂(Torrevieja Desalination Plant),马德里最大的海水淡化工厂之一,就已闲置六年,一些已经建成或尚在建设中的工厂也被废弃。这些废弃或中止的海水淡化项目,每年为西班牙政府带来高达7亿欧元的财政赤字。

经过污水处理后的再生水,成本相对海水淡化要低廉一些,更容易为人接受。就当下情况,实施效果尚可,是适用于农业用途的水管理方案之一。

2016年,西班牙所有再生水使用类型中,农业占再生水全部使用量的61.2%,其他类型总共不超过40%(环境用水占19%,城市用水占1.6%,工业用水占5.1%,其他占13.1%)。◆ 2016年西班牙可再生水使用类型分布图。

但该项目也存有一些问题,相较于东南部地区巨大的缺水量(巴伦西亚、穆尔西亚和阿尔梅里亚的缺水量约为每年1,000hm⊃3;),再生水的产量有限,僧多粥少。

且当前西班牙的再生水法规援引的是2007年的《皇家法令1620/2007》,其中规定了许可的质量标准和条件。但欧盟对此还没有制定出统一规定,这使得一些人对于项目前景采取着观望态度。

水资源短缺导致的用水成本升高,越来越多的农民走上了非法打井取水的道路。西班牙全境已有超过100万口非法水井,致使地下水层持续下降,加剧了河流、湖泊等生态系统的恶化。◆ 西班牙各地区地表水体生态状况评估情况,黄色和红色表明水体生态状况不佳。大约一半地下水生态状况不佳,42%的地表水(河流、湖泊、沿海)生态状况也处于不佳状态。(1)为2009-2015年第一个规划周期,(2)为2016-2021年第二个规划周期。

例如社会活动家费利佩·富恩特尔萨兹(Felipe Fuentelsaz),就在过去十几年中,借助卫星成像技术来对西班牙主要农业区进行检查,搜集非法井眼的数据,然后向当地水务部门报告,还在已有1000多个非法井眼的多纳纳国家公园附近集中活动,希望能遏制非法取水,改善水资源的使用与管理情况。◆ 多纳纳国家公园(Donana National Park)以物种多样性著称,内部有独特的环礁湖、沼泽、沙丘、丛林地和灌木地带等,生活着数种濒危鸟类。但从90年代起,公园开始由于附近的旅游区和农业种植而饱受环境问题影响。

目前来看,西班牙政府或许需要提出新的的解决方法,比如优先解决农业用水问题,选择更经济适用的作物与更可持续的灌溉方法;亦或重新评估既往计划,以试图拿出更优化的节水方案。

「水短缺和水资源不平衡仍然是西班牙令人关注的问题。干旱和缺水越来越频繁,持续时间也越来越长,这表明了环境可持续性的失败。目前,水资源过度开采和退化的程度已经很高,问题已很严重。然而,经济活动的安全供水也应该获得保障。」

「无论是调水,还是海水淡化和再生水项目,都不是解决西班牙水资源压力的唯一方案。相反,这两种策略以及通过更新供水网络和灌溉网络来提高效率等其他争议较少的选择,无疑都是必要的。」

能否防止再度出现像男孩不慎落井那样的悲剧事故?能否在更大的危机到来前拿出更加有效的对策?

[西]A.莫利纳等. 西班牙水资源短缺问题及水政策取向——调水、海水淡化和污水再利用等方案之间的平衡. 朱庆云(译). 水利水电快报. 2017,38(10).

[西]F.G.戈麦斯等. 西班牙水政策与水管理概况. 朱庆云(译). 水利水电快报. 2012,33(12).

白美健. 西班牙节水灌溉缓解水资源紧缺. 中国水利报. 2006-07-27.

陈龙、方兰. 西班牙水权市场建设及其启示. 水利发展研究. 2018,18(10).

李梦雨、王圣瑞. 西班牙河湖水环境保护与治理. 中国环境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2016,26(06).

刘伟、张铭、齐连明. 西班牙海水淡化产业政策研究. 海洋开发与管理. 2015,32(0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