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0 comments

从球场到刑场法国首届世界杯队长的堕落史

1944年12月26日的法国巴黎,尽管天气十分寒冷,但人们的心情还是非常愉悦的,盟军已经在主战场占据优势,法国国内抵抗组织已经将巴黎从纳粹德国的手中解放。

全城人民在这个难得平静的“节礼日”里互致问候安慰,缅怀他们被战争剥夺生命的亲人。

除了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Alexandre Villaplane),他已经没有了希望。

巴黎东南部郊区蒙鲁日要塞的监狱里潮湿、阴暗、寒冷,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穿着他那身已经皱皱巴巴的西装坐在牢房的角落里。

维拉普拉尼脸上还挂着一丝微笑,但他已经站不起来了,几名狱警把他拽了起来,用绳子将他的手臂反缚,维拉普拉尼被拖着勉强走出了牢房。

站在蒙鲁日要塞的一堵城墙前,维拉普拉尼对面一排站着持枪的士兵,冷风吹在他的脸上,但他早已没了感觉。

1905年9月12日,维拉普拉尼出生于法属阿尔及利亚的阿尔及尔,作为劳工的后代,他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

第一次世界大战对法国的伤害是灾难性的,大约140万法国人在战争中丧生,是所有参战国中伤亡最大的国家,为了恢复国家生产,法国引进了大量移民。

1921年,16岁的维拉普拉尼跟随他的父亲和叔叔们一起来到了法国赛特,成为了一名工人。

年轻的维拉普拉尼仿佛来到了新世界,他从没见过如此繁华,歌舞表演、夜总会、赌场,这让他眼花缭乱。看着自己身上破旧的衣服,维拉普拉尼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对于未来应该如何生活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的个头很高,常年的体力劳动让他看起来非常强壮,他认为自己不应该只是一名穷工人,于是他便四处寻找可以上升的机会,他与当地的小混混们混的很熟,加入帮派对于维拉普拉尼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在维拉普拉尼加入帮派之前,足球选择了他,他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改变他命运的人——维克多-吉布森(Victor Gibson)。

维克多-吉布森是当时赛特本地足球俱乐部FC赛特(FC de Cette)的球员兼教练,他的来历非常神秘,人们只知道他来自苏格兰,曾经为英格兰业余球队普拉姆斯特德(Plumstead)效力,后来加盟西班牙人足球俱乐部,并担任队长。

1914年,维克多-吉布森来到了法国赛特,是FC赛特的创始人之一,他对FC赛特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在吉布森的带领下,FC赛特的绿白间条衫也是因为吉布森是凯尔特人球迷。(注:维克多-吉布森只是他的假名字,他也不是苏格兰人。)

1921年,维克多-吉布森遇到了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并看到了他身上的足球天赋,在吉布森的严格调教下,极具天赋的维拉普拉尼迅速成为了FC赛特的一线主力球员。

当时的法国足球并没有实行职业化,球员们的工资很少,但对于好的球员来说这并不是问题,只要你足够好,踢足球一样可以赚大钱,足球俱乐部会为好球员们提供一个虚职,从而为球员提供高额的工资。

聪明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他非常努力地训练,很快就成为了FC赛特的当家球星。他的拦截能力出众,空中对抗强,传球精准,可以踢后卫和中场两个位置。

在效力FC赛特一年半的时间后,年仅18岁的维拉普拉尼便拿到了著名矿泉水公司巴黎水(Perrier)的赞助,加盟了巴黎水投资的足球俱乐部韦尔热兹俱乐部(FC Vergeze)。

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在韦尔热兹的提高非常快,这让赛特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非常大的错误,于是赛特足球俱乐部为维拉普拉尼提供了更高的薪水将他带回了球队。

不到20岁的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已经通过足球获得了一大笔财富,但这并不能满足他的占有欲,他还想要更多。

到了1926年,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已经成为了法国最好的球员之一,他精力充沛,抢断能力强,被誉为是当时法国最强的头球手,是同代球员中最具洞察力的传球者之一。

这一年,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首次代表法国国家队出场比赛,帮助法国4-3战胜比利时,这是他25次代表法国国家队出场的第一次。

扬名立万的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获得了更多球队的邀请,最终尼姆足球俱乐部(Nmes Olympique)战胜了其他对手,他们为维拉普拉尼提供了一个虚假的职务,给了他非常丰厚的薪水。

两年后,巴黎竞技俱乐部(Racing Club de France Paris)将维拉普拉尼列为目标,他们希望建立一支足够强大的球队,将他们的对手红星足球俱乐部(Red Star Football Club)赶下王座,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选择,因为维拉普拉尼是法国国脚,也是法国最好的球员之一。

维拉普拉尼在巴黎竞技俱乐部迎来了自己足球生涯的巅峰,球场上持续优异的表现为他赢得了国家队队长的位置。

维拉普拉尼从未隐藏过他的欲望,球场外他与巴黎黑社会关系密切,巴黎的灯红酒绿让他迷醉。

在巴黎的那段时光里,维拉普拉尼每天的生活就是下午在足球场踢球,晚上就在夜总会和赌场度过。

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站在更衣室中,法国即将迎来与墨西哥的比赛,这是世界杯历史上的第一场比赛。

“大家都看着我,我们是被选中的11人,代表了国旗和我们身后的几百万人,来吧,小伙子们,让我们呼喊吧!”

比赛开始了,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在中场组织着进攻,法国队向着墨西哥队的阵地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

比赛第19分钟,卢西恩-劳伦特(Lucien Laurent)奋力向前奔跑,他接到了传球,一脚打门球进了!法国队1-0领先。这是世界杯历史上的第一个进球。

尽管法国队在之后的两场比赛中以0-1的相同比分输给了阿根廷和智利,未能从小组出线,但当他们回到法国后,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和他的队友们都被人们视为国家英雄。

1932年,法国足球完成了职业化,法国南部俱乐部昂蒂布(Antibes)准备大干一场,他们开出了天价收购维拉普拉尼。

尽管维拉普拉尼现在已不再是法国国家队队长了,但他依然是法国最著名的足球运动员。

然而,维拉普拉尼带给昂蒂布的不是冠军,而是法国足球史上最严重的假球丑闻之一。

当时的法国联赛分为北区和南区,每区由十支球队组成。昂蒂布在南区取得了冠军,并与来自北方的里尔争夺冠军。

最终昂蒂布赢得了比赛和法国联赛冠军,但由于被发现涉嫌操纵比赛昂蒂布的冠军头衔被剥夺了。

昂蒂布的主教练被永久禁赛,但人们普遍认为他只是一个替罪羊,维拉普拉尼和另外两名从塞特转会而来的球员才是真正的幕后策划者,他们被球队开除了,但相比较永久禁赛,这个处罚已经很轻了。

1933年尼斯签下了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并任命他为球队队长,但很快尼斯便后悔了。

维拉普拉尼训练迟到,缺席比赛,对球队的目标漠不关心,常年的纸醉金迷掏空了他的身体,他把时间都花在了赌场和赛马场上,这位曾经的精力充沛的球员在球场上变的步履蹒跚,尼斯降级了,维拉普拉尼被解雇了。

在那之后唯一想要他的俱乐部只有波尔多巴斯蒂德(Hispano-Bastidienne),这支球队的主教练是他的足球领路人维克多-吉布森。

维克多-吉布森非常想帮助维拉普拉尼重回巅峰,毕竟他只有29岁,可惜维拉普拉尼已经不是孩子了。

在几乎不露面的三个月后,忍无可忍的吉布森开除了维拉普拉尼,从此销声匿迹。

1935年,维拉普拉尼因在巴黎操纵赛马比赛被捕入狱,之后的日子里他不断入狱。

二战开始了,法国国内开始变得混乱,维拉普拉尼开始涉足巴黎黑市,并参与对当地犹太人的敲诈活动,1940年他再次因为敲诈而被判入狱两个月。

战争的发展非常快,德国人在1940年5月10日进攻法国,一个月内打败了所有法国军队,6月10日法国政府撤离巴黎,4天后巴黎沦陷。

对大多数人来说,巴黎沦陷意味着灾难和绝望,但对维拉普拉尼来说这却是一个新的机遇。

像过去的殖民主义者一样,纳粹想要建立对巴黎的控制就必须获得当地人的帮助,亨利-拉丰(Henri Lafont)就是这样的人,他是一个骗子、强盗、恶棍,但他可以帮助德国人建立与当地形形色色黑市商人的联系,他帮助德国人获得汽油、食物和艺术品。

一开始,一些老派的德国将领拒绝与拉丰合作,因为他们认为像拉丰这样的恶棍会玷污第三帝国的纯洁。

但是拉丰表现的太出色了,他通过追捕和折磨比利时抵抗组织的领袖打击了比利时对抗纳粹的决心,他向纳粹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亨利-拉丰被德国占领军任命为法国盖世太保卡林格的领导人。

当然,亨利-拉丰并不是法西斯主义的崇拜者,他只是一个小人,他只是为了获取大笔的财富,所以他需要更多的帮手,前巴黎警察局副局长皮埃尔-邦尼是他以前的合作伙伴,后来因腐败而被判入狱,现在成为了他的助手。

亨利-拉丰来到了巴黎监狱,释放了那些可以帮助他聚敛财富的老伙计们,维拉普拉尼就在其中。

出狱后的维拉普拉尼可谓是青云直上,一开始他只是一名司机,后来他因为帮亨利-拉丰走私黄金得到了拉丰的信任,成为了卡林格的核心成员。

1942年11月,德国占领法国南部地区后,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开始帮助纳粹围捕犹太人。

他把马赛周围的犹太人抓起来,如果犹太人愿意支付大笔赎金那么还有一线生机,如果没钱,那就对不起了,在洛里斯顿大街93号的地窖里无数犹太人死在了那里。

1943年,法国对德国的抵抗不断加强,法国盖世太保卡林格奉命协助消灭叛乱分子。

由于希特勒一直资助一家阿拉伯语报纸,他们将希特勒描绘成伟大的解放者,致力于将受压迫的人民从殖民主义和的魔爪中解放出来,拉丰便想到了从北非移民中招募战士组成一支武装。

1944年2月,德国当局批准了该计划,北非旅(BNA)成立了,维拉普拉尼被提拔为党卫军中尉,担任北非旅的指挥官,负责清理佩里格地区的法国抵抗组织。

维拉普拉尼变得异常残忍,在法国西南部米西丹的一次围捕行动中,维拉普拉尼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杀,11名年龄在17岁到26岁之间的抵抗战士在他的命令下被立即枪杀并扔进沟里。

还有一次,维拉普拉尼奉命搜捕一名犹太人,他和他的三个手下闯入了吉纳维芙-伦纳德的家中,他们洗劫了房子,维拉普拉尼抓住了这名已经59岁有6个孩子的母亲的头发。

伦纳德夫人没有回答,维拉普拉尼用枪狠狠打击了她的头部,她被带到了附近的一个农场,伦纳德夫人在那里看到了可怕的一幕。

北非旅的士兵在她面前折磨着两名农民,这两名农民被殴打,然后身上浇满了汽油,火光中两名农民在绝望嘶吼,维拉普拉尼微笑着看着这一幕,随后下令用机枪近距离扫射。

在此期间,北非旅的其他一些人找到了犹太人安托万-巴赫曼,他们把他带到农场,维拉普拉尼狠狠殴打了这名犹太人并逮捕了他。

1944年6月,盟军成功在诺曼底登陆,作为一名投机主义者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觉察到了危险,他开始认为德国不会赢下这场战争。

他开始两面下注,他在公众面前摆出仁慈的姿态,让许多本应该被逮捕的人逃跑,制造出他只是为了拯救同胞才与纳粹合作的假象,但他的贪婪破坏了这个骗局。

一天,维拉普拉尼开着一辆德国吉普车来到他的村庄,对他哭喊着说:“哦,我们生活在什么时代啊!哦,我们的时代太可怕了!我一个法国人被迫穿德国军装,沦落到多么残酷的地步啊!你们看到了吗?我勇敢的人民,这些野蛮人犯下了多么可怕的暴行!对不起,我阻止不了他们,他们会杀了你。但我会冒着生命危险救你。我已经救过很多人了,准确来说是54个,你将是第55位。只要你给我四十万法郎。”

1944年8月25日,随着盟军的前进,巴黎的法国抵抗组织成功地发动了起义,巴黎被解放。

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亨利-拉丰、皮埃尔-邦尼这些被抛弃的法国叛徒被抓捕了,他们没有被法国人民的愤怒立即处死,而是接受审判,这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1944年12月26日,亚历山大-维拉普拉尼和他的同伙们被执行了死刑,这位曾经才华横溢的足球运动员被埋在一个没有标记的坟墓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orldsanhe.com/,葡萄牙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